站内搜索: 商品 资讯 职位 下载

        新闻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 >> 天心文苑 >> 名人风采 >> 重修天心阁记

        字号:   

        重修天心阁记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12月1日 14:28

        重修天心阁


          乾隆四十二年李汪度撰
          会城东南隅,地脉隆起,崇垣跨其脊,青乌家所云:“巽龙入首,文治之详也。”冈形演迤,遥与岳麓对,上建天心、文昌二阁以振其势,后乃额天心于文昌而省其一焉。阁后下瞰平畴,稻畦鳞次,左右凝睇,则澄波环绕,沙岸参差,帆影樯风,与黛色烟鬟,如列户牍,盖极城南之胜概萃于斯阁。而位置适当书院之左,人文之盛所自来欤。其创建不知所始。乾隆甲午,中丞长白觉罗敦福公建节湘南,既修岳麓讲堂,复葺城南书院。谓阁祀文昌,居文明望之乡,旦冠郡垣龙首之脉,宜蔚为美观。乃饬所司,庇材鼎新,俨乎文宿熊光,上腾霄汉。既蒇事,公属余考义以祀之。余按《周礼·保章氏》星土之义郑注:“异轸荆也”。《宋书·天文志》:“长沙一星在轸中,主寿命”。而文昌天宿,东近上台司命,主寿,与长沙一星,异轸同官。荆南首郡锡名,上应象纬,又当轸之所辖,为公侯辅弼之位,郡志谓为天心所属,是以代有贤良,道德文章,忠义勋名,间见叠出,以扶世翼教而跻民于仁寿。今公之抚是邦也,仰体圣主德意,以敷政安民,兴贤育才,将使济济多士胥阴鹜,炳蔚其文,出符景运,以彰寿考作人之化,则所以振人文而答天心者于是乎在,岂徒为为青乌家占形胜,漫作游观之地也哉!颜曰:“文教昌明”,公之志也。仍天心阁永存其旧也。或曰:“心旧作星”。长沙一宿,实为首郡主星。盖祭星之典著于六宗,守土者崇祀星主,犹宋人祀商,晋人祀参,义也。是说也,于志无考,故存弗论云,是为祀。


        译文:


        重修天心阁记


          适逢长沙古城墙东南折角处,高峻的城墙沿着龙伏山山脊而建,如龙起舞,正如风水先生所说:“城墙自下而上顺着起伏绵亘的山势到达山顶,是以文化治国的祥兆”。山脊曲折连绵,与麓岳隔江相对,城墙上建有天心、文昌二阁,用以增加其气势,后来才把天心阁的匾额悬挂在文昌阁上,而去掉了文昌阁之名。登阁俯瞰,东面一片平坦的耕地,稻田鳞次,眺望南北,乃是清波环绕,河岸沙滩参差不齐,江风中闪动着张张帆影,在蒙胧的云雾中,好象排列着的一片片窗户,美哉!城南之胜景荟萃此阁。而且天心阁位置在城南书院左侧,人文之盛景自然而来!
          天心阁的创建不知始自何时。乾隆四十二年(1777),觉罗敦福公受命湖南巡抚,既修岳麓讲堂,又复修城南书院。因为阁祀文昌帝君,使长沙成为求学者向往的尊儒重教之乡,尚且阁耸龙伏山巅的城墙之上,当然雄伟壮观。于是经过精心勘察后决定进行重修,备齐材料实施更新,至此,天心阁俨然上天文昌星宿的耀眼之光,直耸高天。
          天心阁重建完毕,觉罗敦福公委托我考证其涵义,以便祭祀之,我按照《周礼·保章氏》郑玄关于星土的释义:“翼与轸为天上二十八宿的两颗星宿,对应地上荆州这个区域范围”。《宋书·天文志》:“天上的长沙星在轸星宿范围之中,主管人间寿命”。而文昌天宿,东侧靠近上台星宿和司命星宿,同样主管人间寿命,只是与长沙星运行的度次不同,但同在一个宫内。长沙的赐名,对应天上的星象,又正在轸宿的左侧管辖区内,处于各大星官辅佐的地位。因此郡志说这是天意的归属。于是贤良辈出,有利于世人修身养性的好文章,因为国家和百姓效力而功劳卓越著有大名的人物层出不穷,因而扶世助教的方式提升了百姓的道德与年寿。今天,觉罗敦福公主政此地,仰首体味皇上施德降恩于民的旨意,为了敷政安民,兴贤育才,促使百官相邀,与上天一道默默地安定下民,谱写华章,得上天之命而鸿运当头,显著提高民寿,淳化民风,那么以振兴诗书礼乐来报答皇上心意者将功绩永在,岂只是风水先生观察地理形势的优越,当作随意游览的地方!匾曰:“文化教育事业兴盛光明”,觉罗敦福公的志趣也。因而天心匾额以其旧貌将永远保留下去。有这样一种说法:“心,旧时又作星”。长沙这一星宿,实在是湖湘首郡的主星。祭祀星神的典礼最早的记载是祀六位自然之神,在一个地方为官,崇祀主宰这一地方的天上星神,已成为贯例,如宋国人祭祀商星宿,晋国人祭祀参星宿,意义都一样。这样的说法,在志书上没有考证,暂且保留,不可作为定论,作此记。

        所属类别: 名人风采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