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商品 资讯 职位 下载

        新闻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 >> 天心珍藏 >> 游客随笔 >> 夜访天心阁

        字号:   

        夜访天心阁

        作者:张贺文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12月1日 14:52

          前天晚上,朋友约谈工作。我提议选个僻静处散步,或许比喝茶更有益健康。他便建议去天心阁。
         
            虽然住在长沙,但我起码二十多年没去过天心阁了。停车场很小,却很方便地停好了车。北门不大,进去后便是豁然开朗的公园,路面十分洁净,只有寥寥几个老人。真是一处闹中取静之所在。
         
            与长沙新建的沿江风光带、各种住宅园林相比,这里显得过于朴实随意。各种高大的柏树、樟树、松树错落其间,一看就知道至少有几十年了。不多的几个亭子,也是饱经风霜,显示出这个园子不同凡响的资历和涵养。
         
            据说,天心阁的大规模建设是在乾隆年间,后几经战乱、辛亥以后的城市改造,这里便成了长沙仅存的古城标志。1924年,邵阳人刘武奉命再次修缮,应该在这个时期便有了那些大树。抗日战争时,天心阁也成为了战场,但战后半个多世纪长沙不再有战火,自然是树木参天、青藤绕墙了。
         
            我们沿着西面的小经,在城墙下绕行。十多米的城墙向内倾斜,是大块的麻石堆砌而成。墙下已看不见壕沟,因为离墙不远就是高高低低的民居,里面传来隐隐的音乐声,显然都已经改装成了各类商业门店。这里毕竟是长沙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啊。
         
            头顶上的树叶哗哗作响,突然起风了,似乎要下雨。我和朋友边聊边登上了城墙。不知以前内墙的设计是否就是这样,似乎简陋了些。我曾在欧洲看过一些古镇城堡,里面的设计就十分精致复杂。从步兵、骑兵的不同通道,到弹药库、供水设施和各种枢纽,突显出在建筑、力学等方面,西欧等国的领先地位。
         
            站在城墙头,下面便是车水马龙、灯火辉煌的城南路。这里是全城地势最高处。古人认为有文运昌隆的吉兆,所以从前天心阁也叫文昌阁,是城南书院的祭祀场所,湖湘学子常聚于此。后来,因为祭天神、观天象,就更名为天心阁了。我认为,这个名字真是改得好极了。在这清幽静谧之处,揣摸天地良心,至今日也是富有意义的。
         
            或许是经济上、技术上的原因,旧长沙的建筑质量档次不高,加之战火的频繁,长沙的历史今天也只能从一些遗留的旧名去想象了。例如东面的小吴门、北面的兴汉门、南面的学宫门、西面的小西门,而旧城门附近的浏城桥、大椿桥等等,应该就是护城河所在了。现在,这些地段无一不是寸土寸金的商业区,即使是过去荒郊野岭处置犯人的雨花亭及墓地马王堆,也成为了保增长的GDP。
         
            感谢前人造就的天心阁历史遗迹,使得繁忙的社会有了这么一处,可以让普通市民喘上一口气的空间。城墙的东面路稍宽些,几米的落差之下便是蔡锷路。公园的拐弯处有小广场,安放着一尊不伦不类的太平天国的群雕。一个破坏国家稳定的邪教组织,竟然长期赖在这里,的确有煞风景。再往北走,公园的路边随意地摆着普通的桌椅,那是供游人品茶小憩的。不过,此时已晚,只坐了两三个人,眼看雨要来了,正匆忙收拾着。
         
            夜风凉爽,我们便决定再走走。沿着公园中央石阶,拾级而上,迎面就见到崇烈楼牌,石牌上两幅对联映入眼前:“气吞胡羯、勇卫山河”,“犯难而忘其列、所欲有甚于生。”荡气回肠,不禁使我们止步仔细阅读。
         
            这是一座建于1946年、重建于2006年的石牌,由蒋介石、陈诚等为三次长沙会战的英烈捐建。六年前,我去台湾,就有台湾人听说我是湖南人而激动地谈起长沙抗战的故事,但那时我对这场战役还不甚了了。
         
            前不久,我在香港读了一本关于长沙会战的书,对那段历史才清晰了起来。三次长沙会战、常德、衡阳保卫战,主要由三湘子弟组成的中国军队,曾猛烈抗击日军并造成其前所未有的重大伤亡。战后,日本曾惊叹:“湖南人极其危险!”
         
            那本书上记录了长沙会战的艰苦卓伦。守卫长沙城区的第10师师长方先觉给夫人写下这样的遗书:“蕴华吾妻:我军此次奉命固守长沙,任务重大。长沙的存亡,关系抗战全局的成败,我决心以死殉国,设若战死,你和五子的生活,政府自有照顾。务令五子皆能大学毕业,好好做人,继我遗志,报效党国,则我含笑九泉矣!希吾妻勿悲。夫,子珊。”
         
            此信传开,不少士兵和学生含泪立下了“成则以功勋报祖国,死则以长沙为坟墓”的誓言。大家沿中山西路、黄兴路、八角亭、南正街、坡子街一线建设了核心工事,长沙城成为了抗击日军的堡垒。今天的长沙人,大都不了解身边曾经发生过的惊天泣地的血战:在保卫识字岭的战斗中,第9团最后的勇士唐永祥、贾兵高举手榴弹与冲上来的日军同归于尽;东瓜山阵地,第30团团长葛先才组织几十支敢死队冲进敌群拉响身上炸药包阻击敌人。史思华营长在接到命令可在不得已时向东撤退时,高声回答:“军人没有不得已的时候!”
         
            三次长沙会战,无数热血青年就这样前赴后继、慷慨赴死了,没有一个人选择畏缩与投降。战争是如此残酷,仅岳麓山上就埋葬我军战士忠骨10余万人。遗憾的是,至今没有一个组织或历史研究者去查询这些年青人的姓名、籍贯和亲人。
         
            时过境迁,侵略军的战死者尚可在日本所谓的靖国神社留下踪迹,而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却永远地消匿在天心阁对面的岳麓青山之中了。细雨从树叶夹缝中飘下来了,落到我的脸颊上,似一滴清莹的泪。 作者简介:湖南长沙人,生物医学硕士,曾在中南制药机械厂、长沙市岳麓区政府、湖南省医药管理局、浏阳市政府工作,现供职于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管委会。

        所属类别: 游客随笔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