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商品 资讯 职位 下载

        新闻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 >> 天心文苑 >> 游客随笔 >> 游天心阁——重睹文夕大火

        字号:   

        游天心阁——重睹文夕大火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12月1日 14:53

          妹远嫁加拿大。八年时间,我们都各自完成了自然界所赋予女人的重要使命——生育。都是儿子,她的五岁,我的四岁。 
            这次她携先生、儿子重回故地,我们聚在一起,聆听到了岁月的声音。八年,虽是容颜未改,但,我们依然感觉到了变化。从
          最原始的角度看,我看到了自然的规律,人类的繁衍,生生不息。 
            表妹的先生是加拿大的第二代华人,对我游天心阁的建议张着懵懂的眼睛连连点头。表妹说,你不要管他,对于我们的历史他就是一张白纸,再狠狠地加了一句,白痴。 
            表妹的儿子在加拿大念的是中文学校,和我儿子沟通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一会儿就哥哥弟弟的亲得不得了。听说我们要去天心阁,儿子兴奋地对ADRIAN哥哥说,我们要去古代人打仗的地方,还有长沙大火呢,坏人烧了我们的房子。 
            天心阁是乾隆十一年建在明洪年间的长沙古城墙上的一座阁体,当时为全城最高处,古城墙兼有军事防御功能,设有九座炮台。天心阁上栗瓦飞檐、朱梁画栋,登阁远眺,极目廖郭,可将长沙古城一览尽收。天心阁一九三八年毁于文夕大火,一九八三年重建。 
            春日的天心阁,一片馥郁。古城墙内到处都是厚厚的古樟落叶,来不及扫,风吹过哗哗如雨,片片摇坠,踩在上面有轻微的咯吱声。新的叶子发了出来,阳光透过绿的罅隙钻成一束束细碎的光柱在古樟的林间流动,空气里交替着春泥新绿的味道和陈樟的香 
            深灰古旧的城墙上长了些篷勃的野草在迎着阳光探出头来。据说这古城墙的历史还可以追溯到千年前,长沙是全国唯一的一个二千年城中心不变的地方,可见这些年年春风吹发的草的生命何其顽强,它见证了一个城市千年的兴衰荣辱,历史沧桑。 
            锈迹斑斑的炮台搁在城墙的拱洞里对着城楼外,孩子们欢叫着伏在上面模仿着开炮的样子。轰隆隆炮火连天的年月我们也没见过,感觉不到那样的恐惧与离乱,只是跟着他们没心没肺地笑,看着他们象阳光下的劲草一样在疯长。 
            我经常带儿子到这里来。天心阁楼里每隔一个小时有一场关于文夕大火的幻灯片,重现一九三八年我们这个城市所遭受的苦难。儿子一面跟ADRIAN胡乱介绍,一面催,妈妈怎么还没有开始? 
            幻灯直接投影到老长沙城的模型上。老长沙城司门口的米铺、绸庄、九芝堂、吴大茂-------这些至今还在的老字号一一以原来的面目重现,十分逼真有立体感。让我们感觉时光退回到了七十年前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放幻灯的地方是一个黑咕窿咚逼仄的小房间,没有座位只能站着看,我和表妹为了让小孩能看得更清楚些把他们都背在了背上,被他们暂新滋生的小生命压负着,更让我们有了一种人近中年挑梁负重的骄傲与悲凉。我们肩上也承载着厚重的历史,火烧长沙的这一幕耻辱一代一代决不能够让他们忘记。 
            工作人员关上了房间里的最后一盏灯,幻灯开始了。 
            一九三八年的长沙作为上海、南京会战的后方,已经积累了许多的战略物资,商业也是空前的繁荣。十一月,日本侵略军攻陷了湖南岳阳后威逼长沙,蒋介石下令在长沙实行焦土抗战,认为即使火烧长沙也不能让日军获得任何物资。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十三日的清晨,长沙城又开始了一天的热闹与繁华。司门口里,各商铺前熙熙攘攘,卖报的、拉洋车的、擦皮鞋的、磨剪子镪菜刀的吆呵叫卖声此起彼伏。三十年代的长沙从我过世的外婆口里也听过一些。她说,那时的长沙人也讲时髦,到南京理发店烫一个头可以保得八个月;新式的婚礼也穿婚纱,若是行的老法婚纱照也还是有一张的,到长沙云芳或是凯旋门去照挂在洞房里等着人来参观。幻灯里有女人穿着旗袍踩着高跟鞋在走,她扭啊扭的全然不知空前巨大的灾难正在向他们袭来-------。 
          夕阳渐渐地从长沙城的天边隐去,城南门外的伤兵医院意外失火(意外还是信号至今仍是个迷),守在城里的纵火队以为是放火的信号,纷纷拿着火把点燃了古城里的建筑,一时间火光冲天浓烟弥漫,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长沙城里无辜的百姓们无不哭天抢地,抱头逃窜。大火整整烧了五天五夜,死伤三千多人,千年的古城焚烧殆尽--------。 
            一片废墟之中,有凄惶的风吹过夹着呜呜的哭声,那是长沙百姓的哭声,哭声里有对离散亲人痛楚,丧失家园的哀号------。 
            那里也有我的亲人们啊,那血脉相连的创痛令我的泪无声地落下,孩子们也都认真地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我儿子反复地问,妈妈他们都是坏人吗放火烧了我们的房子。我无言,只有对他们说,等你们长大了会懂的,周恩来爷爷说了这笔帐要记在日本鬼子的头上。 
            这场大火源于蒋介石十二日电报令,电报代号为“文”,发生在夜里为“夕”故称文夕大火。 
            这是长沙历史上毁坏规模最大的一次人为性质火灾,也让长沙与斯大林格勒、广岛和长崎一起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毁坏最严重的城市。 
            短短的八分钟时间,在长沙古城天心阁的城楼里,我、表妹还有我们的孩子似乎又亲历了一次历史的悲剧。登上天心阁顶楼,极目远眺,七十年前的一片废墟之上到处又有高楼耸立,春天的风扑面而过,一切归于平静。

        所属类别: 游客随笔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